米乐m6官网
您当前的位置 : 米乐m6官网 > 新闻中心 > 后翻半挂车 >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米乐|米乐·M6(China)官方网站

服务热线:400-627-5509

手 机:13854757188

电 话:0317-4210118

传 真:0317-4210128

邮 箱:jinruizhuanqi@126.com

网 址:http://www.xdvblv.com/

地 址:河北省沧州市青县石油机械厂南门西660米


联系我们

独生子再婚10天被捅伤重51岁母亲法院哭泣为嫌疑

2024-06-26 13:47

  2008年7月14日,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,一件案子的审判过程中出现的感人一幕,让现场的检察官、公诉人、辩护人和伤人嫌疑犯都潸然泪下:

  一位51岁花白头发的贫困地区母亲,在差10天就要成婚的独生儿子被捅十余刀惨死后,竟然在法庭上流着泪为伤人嫌疑犯说情,希望检察官能够从轻处罚,不要判旁人死刑。

  22岁的伤人疑犯,在听到被害人母亲的说情后,冲进去地上“咚咚咚”连嗑了三个响头,他高喊了一声“妈妈”,承诺要卖血补偿,出狱孔利耶给她已亡。

  当年的惨剧是如何发生的?这位贫困地区母亲为何要给夏斯利嫌疑犯说情?疑犯最终受到了什么样的法律惩罚?如今他俩的日常生活又是什么样呢?

  那一天夜晚,上海的天气极为寒冷,离过年不剩多少时日,在海淀区的两个公交车站,22岁的河北小伙宋梁茵,裹着厚厚的棉衣站在车站的指示牌下,东张西望地等待着两个人的到来。

  宋梁茵是河北省雄县人,出生于两个偏远贫困地区,从小家庭成员中便充满了不幸和友情隔膜。

  宋梁茵的母亲名叫王莉,早年在父母的包办婚姻下,嫁给了没有感情但家庭成员条件良好的宋梁茵爸爸,双方成婚后生下了两个儿子三个儿子。

  即使原本就没有多少爱,他俩婚后时常即使一些小事争执,后来儿子被查出有先天性心脏病,需要定期去疗养院化疗,这更加让彼此之间的矛盾升级。

  每天妻子喝完酒后,就会对王莉使用家暴,时常是往死里打,这种性虐待在她的心里遗留下了深深地的恐惧。

  在宋梁茵3岁时,王莉怀上了小儿子,即使对妻子的性虐待忍无可忍,她提出了离婚,并在他人的介绍下,迅速带着三个儿子嫁给了两个比他们大12岁的患病老贫困户。

  老贫困户的日常生活状况极为糟糕,他常年吃药,王莉带着三个儿子Rhizopogon后,几乎是连衣食都无法保证。

  尽管家中穷得揭不开锅,可老贫困户对王莉和三个孙儿极为宠爱。家中有吃的,他会让母女三人先吃,为了改善日常生活,老贫困户还会拖着病体去工地上做小工。

  对于儿时的宋梁茵来说,在继父家的日常生活是快乐的,尽管好日子苦一些,但不必面对生父的责骂,不必整天担惊受怕。

  就这样过了一一年,王莉的亲戚朋友看着自家的儿子在老贫困户家怜悯,纷纷劝王莉带着儿子离开。

  “他家中这么穷,将来你三个儿子是娶不上媳妇的,阿明的亲生母亲有钱,为了未来的幸福,你还是带着他们回去吧!夫妻之间协进会有争执和打闹,磨合一一年协进会好的……”

  此时的王莉的已经和老贫困户成婚了五六年,妻子的善良与宠爱让她倍感凉爽,要想让她返回前妻那个恶魔的身旁,王莉是死也不愿意的。

  可亲戚朋友的话也有道理,他们有选择追求幸福的权利,但不能让三个孩子跟著他们怜悯,他们应该有两个好的成长环境,最起码物质条件要有保障,能够做到清贫。

  就这样,当王莉和老贫困户商量后,老贫困户沉默了一会儿,同意妻子将三个孩子送返回前妻的身旁。

  1995年秋天,在两个落叶缤纷的早晨,王莉带着9岁的宋梁茵和6岁的小儿子,再一场出现在了前妻的面前。她叮嘱了几句后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,继续返回老贫困户身旁陪他一起过好日子。

  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儿子宋梁茵尽管有日常生活上的富足,可母亲的持续责骂让他在友情上有所隔阂,内心越来越孤僻偏激,被母亲抛弃后导致母爱也同样缺失,怨恨深深地。

  2003年,宋梁茵的母亲因病去世,17岁的他只能寄居在爷爷的屋檐下日常生活。

  对于他们的这个孙儿,老人家也并不宠爱,她极为冷淡,认为宋梁茵和王莉是Azamgarh,是她们母女间接害死了他们的儿子。

  有一场干农活时,宋梁茵不小心划伤了肩膀静脉,爷爷认为没有大碍,舍不得花钱为孙子化疗。

  即使贻误了最佳化疗时机,最后尽管在邯郸的一家大疗养院将静脉接上,可他的肩膀遗留下了后遗症,再也不能提重物或拉扯东西。

  这一场事后,得不到任何友情凉爽的宋梁茵彻底寒心。他独自一人外出打工,在邯郸市当过服务员、伏毛碗、拾过荒,两个月只能挣200块,好日子过得极为辛苦。

  一年后,宋梁茵意外结识了大他们四岁的同乡陆川,得知旁人是上海一家保安公司的经理,他毛遂自荐,开始跟著陆川在上海打拼。

  那一年在上海,宋梁茵在陆川的安排下,当过保安、发过传单、办过展会,每天干完活后,陆川单厢按期给付货款。

  同是同乡又志同道合,两位年轻人相处得极为融洽,俨然成为了一对无话不谈的好兄弟。

  2007年下半年,宋梁茵又在陆川的手下接了很多活,可尽心尽力按期完成后,还剩560元货款陆川却一直拖欠着没给。

  宋梁茵也曾私底下向陆川索要过,可陆川

标签

近期浏览:
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咨询电话
  • 返回顶部